2013年3月23日 星期六

<我只要長大>

哥哥爸爸 我害怕(我真怕), 輻射照(到)我 家, 衛國 去打仗,  當兵 我不怕, 地震海嘯 核電爆炸,   環境汙染 好可怕, 請保護我長大,   我只要長大. (改編自白景山<只要我長大>)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澎湖行一季

有機會來澎湖行醫,兼任每星期五一天在惠民醫院的門診工作,馬公及台灣內地之間來回每週一趟至今已經第三個月,我首先要感謝羅東聖母醫院陳永興院長的邀請,來到這個富有歷史人文以及自然景觀的群島。原本陳院長希望我去羅東支援,不過實地暸解聖母的環境之後發現,天主教靈醫會的醫療服務地圖上,還包含澎湖的惠民醫院,我評估澎湖離島對神經科醫師的需求應遠大於聖母本院。 以澎湖縣八、九萬人口而言,需要一位以上的神經內科專科醫師,何況老年人口比例偏高的澎湖,腦神經退化疾病及腦中風病人也會跟著增加,惠民醫院近年來已轉型為長期照護,神經內科的角色也相對重要,何況現代科技導向的醫療也未必讓病人滿意,因此臨床判斷就相對重要。澎湖並不缺高科技設備檢查,我的角色就是提供第二意見。 在澎湖僅國軍醫院有神經內科門診,兩家公立醫院的神經外科、復健科、精神科、或先進的影像檢查(斷層攝影或磁振造影)可能取代部分神經科醫師的功能。到澎湖行醫三個月所見,和我當初的研判一致,神經科門診常見的病患除一般的腰酸背痛、頭痛、頭暈之外,頭部外傷或腦中風後遺症、癲癇症、老年人的中樞神經系統退化疾病(如帕金森症或失智症),以及各種末梢神經疾病等等。
澎湖地區的高科技影像檢查還算方便,甚至比看一個專科醫師更容易。也有不少病人已經在高雄、台南、台北、或台灣其他醫院做了檢查,所以來惠民醫院的病患不忘帶著一份光碟片來就醫。不過也有初次得到正確診斷的病例,某位老先生因為四肢麻木及乏力,已經需要外籍看護工推著輪椅進來看診的病患,診察結果疑似頸脊髓壓迫,需要磁振造影檢查,經轉介到公立醫院,幾天之內就得到檢查,效率甚至比台灣更好。 許多病人以為有影像檢查就有最終診斷,但是在某些情況之下,沒有專業的判讀和實際病情做必要之聯結,有時兩者出入很大。令我印象深刻的病例,有兩位影像檢查說是「腦幹中風」的病患,其中一位再確認是中大腦動脈梗塞,雖然對她的病情沒有幫助,至少幫家屬釐清真相。另一位病人並非中風,而是罹患類似「漸凍人」的運動神經元疾病,經過轉介到醫學中心確診之後,已經申請到特殊用藥,希望能延緩病情進展惡化。 初到澎湖兼職,赫然發現多數病患的健保就醫類別居然是「無醫島」。衛生局的資料顯示澎湖縣民的平均餘命高於內地台灣人,大概這裡是低碳、低毒的自然環境所賜,還有全民健保增加民眾就醫方便性也有關係。受限於健保總額,某些腦神經科用藥:如新一代的抗癲癇藥物、抗帕金森藥物、及失智症特殊藥物大幅增加藥費支出。順應人口老化結構比例,中央健保局應該適度增加總額,並廢除未親自診察病患的「藏鏡人」審查制度,避免粗暴地決定親自診察病人的前線醫師該不該用何種藥。

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非常巴黎的奧斯卡



二二八的連續假期正是淒風苦雨,天氣陰暗濕冷,哀矜勿喜,氛圍絕對沒有未來文化部長龍應台的「慶祝」行情。二月27日星期一上午,難得在家看了我睽違多年的影壇盛事奧斯卡金像獎的頒獎實況轉播。

獲得最佳影片的<大藝術家>是黑白默片,在眾多影片當中顯得非常特別。想不到21世紀還有創作者重現無聲電影的藝術形式,向聽不到對白的黑白默片時代致敬。法國導演阿札納維修拍的<大藝術家>故事背景在1927年的美國好萊塢,男主角面對有聲電影和彩色電影的來臨,轉變不過而大咖變小咖。黑白質感特異,配上源源不絕的音樂輔佐劇情發展。男女主角的電影海報比美經典的<魂斷藍橋>的羅伯泰勒和費雯麗、或<亂世佳人>的克拉克蓋博及費雯麗。東山再起的精彩雙人舞又讓觀眾思想起舞王佛雷亞思坦或金凱利之風采。

相對於法國導演拍美國黑白默片,美國導演伍迪阿倫拍了<午夜巴黎>,還有<大藝術家>的主要對手馬丁史柯西斯拍的巴黎背景的3D電影<雨果的冒險> 。<午夜巴黎>的主角「卡到陰」而進入時光隧道,巧遇作家費茲傑羅、海明威、史坦恩,畫家達利、畢卡索等等1920年代(黃金時代)未來的的大藝術家。小男孩雨果則是藏身於巴黎蒙帕納斯火車站的鐘塔上的孤兒,另一位主角是真有其人其事、曾經呼風喚雨的電影魔術師梅里葉,不過已經失意潦倒成為火車站內販賣糖果和玩具的小商店老闆。<雨果的冒險>巧妙的回顧了1895年電影的發明史和早期黑白默片、科幻特技、以及第一代的彩色電影,多重層次。甚至於1895年火車出軌衝出蒙帕納斯火車站的真實事件也重現於雨果的噩夢當中。

巴黎西站的蒙帕納斯站已經不是十九世紀的建物,半世紀後新建的奧賽火車站如今也已轉型為舉世聞名的奧賽美術館,某些角落或許能讓人回想昔日火車站的風景。2011年的電影真的非常巴黎!

2012年2月16日 星期四

唱詩班,還是助念團?

斯斯有兩種,台灣人也有兩種,挺「九二共識」的和不挺「九二共識」、泛藍的和泛綠的、支持馬英九的和支持蔡英文的。一月十四日選舉結束,爭議未了,問題未決。

633背信詐欺嫌疑的空頭支票大戶馬英九也會連選連任,背後一群由中國共產黨暗中指揮的企業家「唱詩班」(專欄作家顧爾德所形容的),以卡儂輪唱支持「九二共識」,成功對抗蔡英文的「台灣共識」,功不可沒。

馬英九主政三年多來,台灣人對他的施政不滿意度一向多於滿意度,選前的國民黨大老臉色凝重如辦喪事的大力輔選,呼籲泛藍選民支持者顧全大局,含血、含淚、含恨票投馬英九。國民黨重演「強盜喊捉小偷」的選舉伎倆,由劉姓主委領軍偽造文書宇昌案抹黑蔡英文。

中共指揮的「九二唱詩班」恐怕就是令台灣不得超生的「助念團」,其團員個個財大氣粗,1%之企業領導成功扭轉99%的怨氣。台灣現代「味方蕃」助選團成員有自稱基督教徒者、有一貫道道親、開飛機助選的呱呱教、還有剃大光頭的少林寺十八銅人、鬥雞眼的親中小鬼,呼喊莫名其妙、虛擬杜撰的「九二共識」。平時還算人模人樣,這時化身為牛鬼蛇神,充當中國共產黨的「陣頭」,為「九二共識」敲鑼打鼓,讓許多糊里糊塗的台灣人投下手中神聖的一票。

賣機仔的不如賣魚的。被中國契作虱目魚兼政治買票的台南學甲人,多數人還是不為所動,繼續支持民進黨,台南市長賴清德形容學甲人「賣魚的不賣身」,反觀自認高人一等的賣機仔,簡直「賣身兼出賣靈魂」!

連任的馬英九馬上面臨討債集團上門討債。宣揚「九二共識」戲碼當中,西部牛仔也來客串一角,分配一些政治利益,打算先輸入含瘦肉精的牛肉。美國老大一向以台灣的監察人自居,過去指點台灣不許公投,畫下許多紅線。美國以維護美國利益為優先,以美國的標準為世界標準。於是助選有功的老美大搖大擺的走進總統府,不待午夜,牛郎、馬郎已經提早過情人節了!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半倒的馬:台灣2011年代表字



選出一個自己心目中的年度代表字逐漸成為本人過年的例行公事之一。
我為台灣2011年選了一字半倒的馬。
施政滿意度持續低盪,向中傾斜,這隻馬已經半倒未倒,或許即將趴倒。

年度代表字選拔得背後似乎具有政治意涵,網友票選的字未必受到尊重。
過去網友選的「騜」、「驅」、「幹」、「吞」皆不算數。
今年選出了一個拍馬屁的字「讚」,要呼應馬英九的山寨版競選口號「台灣加油」「讚」。
回顧2011年的台灣,會讓你真心說讚的,難道是花大錢、無效益的花博和夢想家? 還是振奮人心、讓旗海飄揚的曾雅妮? 還有令台灣人熱血奔騰的賽德克巴萊?

雖然尚稱風調雨順的一年,馬英九的政績還是乏善可陳,和中國簽了 ECFA之後已經利空出盡,吃到類固醇固然爽,沒吃到的九十九趴,還再引頸期盼ECFA之後的FTA嗎?還再夢想六三三? 股市出現6633.33鬼影,讓全體股民大吃一驚、嚇了好幾跳!

民調做不下去的,友友馬的天下、遠見集團趕快給馬英九友善的專欄訪問,衝點人氣。
天下的十問虛答:馬英九說不出逆轉勝的方法。除非有某經貿大國和台灣簽訂FTA(自由貿易協定),問他FTA,他要加入TPP。讓年輕人淪為「崩」世代,或許「崩」字也可代表2011的台灣。

「崩」農業、「崩」經濟、還有「崩」司法。不沾鍋的馬英九大言不慚說: 我絕對不干預司法,誰能相信? 讓台灣司法崩壞者馬英九,赤裸裸地操弄司法、自己喜好興訟、中途換掉不滿意的法官、不尊重判決結果、惡果全民買單,司法辦綠不辦藍,淪為打擊反對黨的御用工具。「崩」教育,讓意識形態下治國的北北基聯測,搞慘了多少學生和家長?

向中傾斜的馬英九突然拋出兩岸和平協議,再讓全民嚇一跳、大吃一驚!
行政院敗家團隊紛紛加入反輔選團員,老大吳敦義請假,正是「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劉憶如女將出列、見笑轉生氣然後牛頭不對馬嘴又竹篙道菜刀,一馬當先衝衝衝,單挑蔡英文。陸委會、農委會、客委會…多變身新聞局,通通變成搞文宣的。 其他惦
惦的無代誌

半倒的馬想要立正起來需要幾項政績:中共說確有一中各表、和某大國簽訂FTA、四年(非八年)內六三三未實現則捐薪並減薪,真正黨產歸零…否則,半倒的馬,將倒。

小豬革命



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因為三隻小豬的出現而改寫選舉的風貌。延續時代雜誌今年風雲人物「抗議者」的全球性風潮,從茉莉花革命到占領華爾街運動,台灣人99%的憤怒透過無數形形色色的小豬撲滿投射出來,以自己獨特的表達方式站到全球抗議浪潮之上,溫和、理性、歡樂、驚奇。

從十月開始到現在,有足夠的時間讓議題發酵,童話色彩十足的三隻小豬運動,當初信手拈來,不用著墨太深,不用太多語言解釋,心知肚明繁殖出來的眾小豬就是要對抗大怪獸及大野狼,而當然的反派角色就非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莫屬,真的天佑台灣。小豬的意象善良、可愛、天真、無邪,台灣人更發揮無限創意,如熱帶氣旋,形成氣候,其穿透力及擴散力極強,引爆趨勢並帶出蝴蝶效應。看起來彷彿不起眼的選舉花邊新聞,阿公帶著三胞胎姊妹捐出三色小豬撲滿給民進黨,被閒閒無事的煎茶院的不吝指教而觸動了靈感,台灣人對國民黨已經忍無可忍,累積的不滿找不到宣洩的出口,此時天降眾神豬,匯聚成巨大的力量,眼看即將完成歷史任務,打垮邪惡軸心,馬政權的諸神黃昏就在眼前。
養小豬曾經是鄉下農家人和農家子弟的共同經驗,台灣人對豬有傳統感情。看來其俗無比的塑膠三小豬,在被賦予角色、感情、和意義之後,愈看愈可愛,成為老少咸宜、三代同堂的共同寵物,成為蔡英文支持者會心一笑的「通關密語」。社會各階層群起瘋養小豬,人人成為養豬戶,蔚為風潮,祈求公平正義。另類的電音三太子和保庇歌舞都曾經大為流行,如今總統大選,三小豬意外成為總統大選的吉祥物,少了悲情,多了歡樂,改寫台灣選舉的歷史;健康向上的三隻小豬可望終結省籍豬瘟口蹄疫。

小豬運動一波接一波,一個高潮接著另一個高潮,從初期民眾熱情領養小豬開始,小豬數量供不應求。從原來三色小豬,還陸續增加粉紅豬、白豬、黑豬。12月10日小豬召集令集結上凱道,初次展現了小豬威力。12月18日全國小豬總動員回娘家,盛況空前,眾小豬組成的台灣拼圖無疑的是今年最佳裝置藝術。小豬現象是文字和影像工作者的好題材,也是政治、社會學者研究的絕佳主題。小豬運動方興未艾,是現在進行式的台灣演義,結局令人期待。

話說就在眾小豬集結上凱道前幾天,一隻斥候小豬先行出任務,當天風和日麗,小豬先上去前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十樓,居高臨下,觀察地形地物,然後在中午時分到凱道周邊繞一圈,確認沒有狀況後再退場回家接受供養。

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Home stay, 不如Stay home!



馬英九的選情持續探底,眼看宋楚瑜參選總統已成定局,即使其得票率僅五趴,卻足以讓馬陣營敗選,泛藍媒體急如熱鍋上螞蟻,氣急敗壞又濤濤不絕,打「宋」救「馬」成為「馬前卒」的神聖任務。

時報周刊1759期和聯合報十一月五日的頭版新聞重提維基解密(Wikileaks),莫非國民黨故意再洩基密,使出借刀殺人之計,引述前美國在台協會(AIT)楊甦棣處長所洩之密,說2006年,宋以選北市長換不選總統,批宋楚瑜是藍營老尾巴要搖狗多久(this aging blue tail to wag the dog)?宋反批楊是醜陋或粗魯的美國人。
1997年的政治電影桃色風雲搖擺狗(Wag the dog)曾就此諺語發揮創意:為什麼狗搖尾巴,因為狗比尾巴聰明,若尾巴夠聰明,尾巴也可以搖狗。 (Why does the dog wag its tail? Because the dog is smarter than the tail. If the tail were smarter, it would wag the dog.)

時空推移,現在的馬金體制,像不像狗和尾巴?

老狗變不出新把戲,除了馬英九再演出其心不甘、情不願的攏是假long stay改home stay,另人倒胃口的老梗戲碼,馬英九硬到別人家home stay,不如請他stay home、搖搖頭、喝米酒。台中市長胡志強就爆料說,馬英九在上次大選前根本抗拒long stay,只想「躲起來休息」。如今看來,多是「表演工作坊」搞的戲碼,金製片及賴導演加上演技拙劣的演員,還有莫名其妙被拖下水的臨時演員。

山姆大叔(Uncle Sam)就像催眠大師,藍營政治人物不管自己求見或被約見,無不口吐真言,從實招來。 習慣政治順口溜的馬英九,六三三或四六八自己也搞糊塗了,只好五四三,言而無信為其人格特質。對老美爆料的內容還包括馬英九「背信」要回鍋當黨主席,為此專程拜訪吳伯雄主席「逼宮」。密會之後,吳伯雄還對記者說:「我認為馬英九是人格者」之類的話。當年吳主席言外之意不就是指明這個人沒人格嗎?